Hi!各位好久不見,今年都到一半了,好像還沒寫新文章呢。

    這是的日本旅行只有我和莎媽2人而已〈莎爸工作比較忙〉,本來我是不想去的,因為個人認為上次的京都行,已經讓我對跟父母去旅遊的好感消失了,但最後莎媽還是讓我答應了。

    原因如下:莎媽本來端午節要去日本,但因為身體因素不能去,所以我們從那個時候就開始不定期的進行這樣的對話:「媽好想去日本喔!」「那就去啊。」「可是一個人去很無聊。」「那就不要去嘛!」「那你陪媽去好不好?」「不要。」「可是媽很想去,行程也都排好了。」「我不要。」

    就是這段對話,從端午節開始不定期的上演,一直到七月多,我終究是受不了了,我想要安靜,所以就答應她了〈雖然之後就後悔了,因為她連飯店都還沒訂,就先訂機票了,而且我們本來7/25就要回國了,結果她訂成7/26回來的機票......〉。之後我就把這次的日本行稱為被誘騙去的日本行

    好了,前面講了原因,現在正文開始了!

    我們坐的是下午兩點五十分的飛機,我們大約早上十點多出門,到桃園機場周圍準備去連勝停車場停車時,發生了一件我們之後會發生無數次的事-迷路。還打電話去問莎爸跟客服,才終於找到了停車場,停好了車,我們就坐那裏的接駁車,前往機場囉!

    到了機場,辦完手續後,我就和莎媽去貴賓室吃東西,我覺得我吃的那碗有點辣,不過點心的味道還不錯,那裏還有電視、報紙和雜誌、沙發跟點菜,只是我們吃完點心後,就要去登機處報到了。我們是搭巴士去登機口前的,感覺還蠻新穎的,因為我之前的經驗都是走空橋進去的。在飛機上,我剛好坐到靠窗的位置,所以我就開始欣賞飛機起飛時機翼會變成怎樣,而且我還欣賞到了什麼是「海天一線」,我覺得超漂亮的,好像和沒有盡頭一樣,飛機飛到一個固定的高度之後,我覺得好像風景都差不多了,就開始睡覺〈莎媽已睡死.......〉,睡到一半還被莎媽叫起來跟威航熊拍照,接著在換個姿勢繼續睡,在一個自然醒之後,飛機還沒降落,所以我就開始拿相機拍外面的風機或望著前方的椅背發呆。終於飛機降落了,是日本時間的晚上六點多,本來以為可以歡歡樂樂的回飯店休息,卻得知還要轉車才能去飯店,而且晚上還有其他行程〈惡夢來的好突然...〉,所以我只能認命地跟莎媽走了。

P1000210.JPG

P1000188.JPG

P1000190.JPG

P1000191.JPG

貴賓室的服務

P1000203.JPG

威航熊

    我們住的飯店在博多車站附近,明明是附近,對我們來說卻如天般遙遠,完全不知道怎麼走,用了google地圖還成功的迷了路,最後還是一個熱心的日本阿姨帶我們到飯店的。到飯店辦完入住手續後,我們來到了之後兩天的房間,我看到它的第一個感想是:好小。但是小歸小,設備還蠻齊的,而且脫離莎爸「乾淨規則」的掌控後,沒洗澡前就可以坐床,還可以在床上吃東西,超開心的,有種被「放行」的感覺。

IMG_1867.JPG

善良的阿姨

   我們下一步就是坐地鐵去吃一蘭拉麵,我們是在二樓吃的〈一樓是居酒屋型的〉,跟上次一樣是用販賣機買餐券,再交給店員,接著他們會給一張單子,可以選麵、肉和醬料的多寡有無,我在這裡給一個深深的建議:有一個選唐辛子的,選一般的就已經夠辣的了,我和莎媽都被辣到了

P1000231.JPG

一蘭拉麵的招牌

P1000242.JPG

一蘭拉麵

    接著還發生了一段小插曲:我和莎媽說我要去廁所,包包放椅子和相機放桌上。接著我就去了,但是廁所有人,所以我就站那等了一下,結果我回去時看到位子上空了,只剩我的包包放椅子上,原來是莎媽已經結帳了,所以我就出去和莎媽會合,約莫走了三分鐘後,莎媽問我:你的相機呢?我只回了一句:你沒拿嗎?結果就是一陣狂奔衝回店裡找相機,還好是被店員收走了

      我們本來是要去中洲屋台,但是剛剛的插曲心情都不好了,問了好幾個人還找不到路,真的快崩潰了,所以最後就直接回飯店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平平 的頭像
平平

小平子的吃喝玩樂日記

平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